2016年11月28日 星期一

躺水泥地上也能治病?是金耶

發燒嘔吐藥不能進 ,余無言的醫案 ,像極了武俠小說 ……

觀念:強火得土方斂其焰
**********************************
上海順昌路蔡生南君之幼兒,才4歲,庶出,愛之愈卅。素喜雜食,家長不之節也。忽於四月底患生熱病,時已在夏至後矣。故中醫學說不稱溫病,而稱熱病也。一日。有友人馬順康介餘往診。甫登樓,即見其家人,皆淚流滿面。

餘見床上病兒,片刻難安,煩躁反複,時時嘔吐,雖少飲開水亦吐,額上有汗,而頸下全身皆無汗,捫之膚乾炙手,目赤口乾,唇焦齒垢,口氣噴人,按其脘口作痛,手足反現微厥。聞其時日,曰「才四日耳。」問其大便,曰「四日未解也。」問前醫與服之藥,情形如何,曰「點水已不能下,少飲水且嘔吐不止,何況於藥。」
問西藥服過否,曰:診過中西醫六七人之多,藥不能下,故均不效耳。


餘沉思有頃,即問蔡君曰,「汝夫婦尚要此孩否。」
蔡君垂涕泣曰:「吾兒焉得不要,先生是何言耶。」
餘曰:「汝若不要汝兒,則吾有一法試之;汝必要汝兒,則吾絲毫無法矣」。
蔡曰:「先生出此奇言,有何意耶」
餘曰:「令郎之病,以劇嘔不止,而藥不下咽,若嘔止則有辦法矣。今有一法,恐君不肯照行耳。然而不用餘言,則斷然危矣。」
蔡君問何法。
餘曰:「汝果不要汝兒,可將伊置之地上,以泥土地為佳。但上海無泥土地,可將水泥之地上,以水衝之使潔。再以大毛巾濡濕,置水泥地上。將汝子抱置其上,任其反複,使過一夜。至明晨再看其情形如何也,然恐汝心不舍耳。」
蔡曰:「此何意耶。」
餘曰:「此時病急,不是講醫理之時,信否隨汝也。」
有頃,蔡忽呼僕曰:「來來,如余先生言,速為辦來。」

        於是僕人將灶間內水泥地洗刷一清,再將大毛巾濡濕,置於其上。蔡即抱兒仰臥之,初尚反複身體,一刻鐘後,已煩躁漸減矣。餘去後,即不知其情況如何。次日上午九時,又延餘去。蔡即歡然告餘,謂「睡至夜間十時後,即不再嘔吐,身有微汗,熱亦漸退而安眠,直至此時,神識大清,尚得無礙否。」餘視危機已去,脈象已較平,乃處增液承氣加葛根、黃芩、生石膏以治之。大便解後,奇臭難當,複得微汗。再劑減量與服,大便續下數次。表卅熱清,而病遂霍然。

他日蔡君問餘曰:「先生之治,曾救小兒之命。然其醫理。可得聞矣。」

餘曰:「今可告君矣,夫炭置爐中,燃之片時,則成灰矣。若將已燃之炭,置於潮濕土地上,片時即熄,而炭則依然為炭也。何哉蓋地上潮濕之水氣,被炭吸收,而炭中之火氣,又被濕地吸收,水火之氣,成交換作用,故火熄矣。令郎之症,亦猶是也。溫熱內傳,與胃家實合而為病。中脘不通,胃氣為逆,因嘔吐不止。熱與實不去其一,則嘔吐不止也。然藥已不下,其將聽其死耶。故不得已用此一法。斷為熱實之証,故敢臥之於冷濕地也。果然一臥而熱退,熱退而嘔止。再用承氣湯奪其早成之實,合增液法,救其將竭之陰,故之效耳。君如要此愛兒,不肯棄置於濕地,則必不可救矣。」蔡君驚駭嘆服。一時傳為奇治云。


增液承氣湯加葛根、黃芩、石膏方

潤元參二錢大麥冬去心二錢細生地三錢錦紋軍一錢五分元明粉粉葛根各二錢生黃芩一錢五分生石膏六錢